我们这次发布会叫来斗阵创意手袋发布会,来lai斗dao阵ding 闽南语是邀请你来的意思,这个带着闽南腔的“葛格”笃定的说。这是刘盛毅老师继中国国际时装周发布会后在厦门国际时尚周又一场即将开演的秀。

“这次在厦门办秀是为了感谢厦门同袍、漳州乡亲,感谢漳州是因为我生在漳州,感谢厦门是哇吲生在厦门。哇吲生于厦门21年,今年在中国国国际时装周获得《中国时尚品牌奖》,终于啊,中国配饰品牌得到认可太难了!”刘老师抽了口手中的烟。这其中的艰难,大概也只有他本人最能体会吧。

厦门十一月的天气一如既往的好, 偶尔吹来的凉风让我们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冬天快来了。泡茶、聊天,专访在夹杂着刘老师时不时蹦跶出的闽南语中进行。

“我是闽南人,听长辈说母亲那边的族群从民国开始就靠“裁缝”这个技能用以延续生存,从小耳濡目染的我对版型、结构、比例特别喜欢。70后的这代人一直受中国传统文化和新兴文化冲突较深,打个比方:现在上班的地方80、90后管它叫火炬园,我还是叫它小东山(老一辈的叫法),怀旧才能创新的思维一直充斥在脑袋中。再例如,中国是拿筷子吃饭的,跟老外拿叉子没关系,东西方文化是有差距的,设计出来的东西应该要不一样!我的设计是通过解构闽南文字及闽南物件, 提取结构后以国际认可的使用逻辑和世界视觉来输出,如果把闽南文化里的古代传统直接呈现,那就不时尚,只会继续在传统民族服饰这个体系里打转。你们看我这个包,刘老师得意洋洋的炫耀他手中一款姜黄皮感的手拎包。看看它像什么?还没等我们回答,刘老师就已经宣布答案:像不像惠安女头上戴的斗笠?(嘿,这个极简风的包很nice)刘老师说,很多电影和教材让我们看到的是惠安女苦悲的形象,但在我眼里他们是时尚的,她们戴的斗笠在比例和结构上刚好能挡住海边正午阳光头顶直射和下午三点前最强斜射,避免紫外线伤害,皮肤健康干净,我一直认为干净是时尚的基础。还有她们的服装改版了最早的大理傣族风格,衣服更加精短窄小,裤管也更宽, 在我眼里很性感...所以这次采用她们的斗笠做了这款极简风的手拎包。说完刘老师把一堆物件塞到包里,因重力作用包包瞬间绽放,与惠安女斗笠造型真的很一致。眼下这个被赋予闽南故事色彩的极简风格包包,带着刘老师的Deconstruction,高级而时尚。

(刘老师知道的东西太多了,叨叨叨叨叨叨....,但与专访无关,此处省略一万字......  )

以下是我整理出我所能get到刘老师专业领域的观点供大家学习参考:

A: 什么叫工艺精湛,什么叫细节设计。

工艺精湛:只是按设计要求车缝后针针紧凑无跳线;细节设计:用思考去设计,哪个地方用粗线,哪个地方用细线,折角弧度多少会更饱满,收纳隔层如何完整呈现。

B:时尚箱和时尚包的区别:

时尚箱:是用面料多层胶水复合成型,着重胶水工贴合出成型的产品,对车缝技术性要求其实不高。设计上只需选择可复合性材料采用横平竖直方式再增加炫金属配件及产品面层的视觉设计即可完成。

时尚包:是通过设计所需,保持面料纬度完整性来由车缝人员一气呵成。车缝人员要垂直设计师的思路才能完整车缝出产品,对车缝工的经验值和设计师的专注度要求极高,每一个新设计的产品,需要设计师时时跟进车缝工一针一线按平面转化到立面的要求细心缝制才能完成。

采访接近尾声,是该抛出杀手锏问题:刘老师的理想和对品牌未来的规划。

刘老师坚定的说:如果圣马丁让我去当老师,我会放弃所有事业去,因为这代表世界认可了我们中国传统文化输出的国际化时尚语言。(天呐,答非所问,太有高度了)

此次采访从刘盛毅老师身上我看到了中国的文化自信。他的作品就像一个个行走的软雕塑,带着他的基因和血液。让我理解到传承再创造就是艺术,人会死亡、品牌可能会消失,但艺术却是永恒的。相信不久,闽南地区会有更多的刘盛毅出现。

最后,

附上刘老师的原话:

大家一定要来看我

12月5号下午四点厦门国际时尚周的秀,

一定要来爱我!

欢(hua)欢(hua)喜(hi)喜(hi)来(lai)斗(dao)阵(ding)

(闽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