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生活新闻
分享

2020年6月,葛海翔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并考取了天津茱莉亚学院首届管弦乐表演专业研究生。作为一名青年中提琴演奏家,他在亚洲青年管弦乐团担任过中提琴首席,也参加过马友友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和中提琴音乐节Viva la Viola,一直在合奏艺术的世界里耕耘。如今,他在天津茱莉亚开启了全新的“全方位学习”之旅。

A person posing for the camera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葛海翔提供

开学一个月了,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这里的生活,会是什么?

对我来说,最大的冲击和挑战是“全方位学习”。之前一直听说茱莉亚学院以塑造多元化的音乐人才而闻名,比如大学预科课程,很多学生后来都去往常青藤学校就读;或是本科毕业后却选择其他行业的工作。这种对全面素质的重视和培养与许多音乐类院校都不同。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也认识到综合能力的重要性——它会让音乐家们有更多的选择,在拓展自己的眼界和能力的同时,能够作出更理想的职业规划。
说到开学以后的生活,无论是从硬件还是软件设施,天津茱莉亚学院都提供了最理想的条件。开学的日程的确非常繁忙,我算是确切感受到学院对各方面学习的重视。这与我之前的学习方式很不一样,除了专业的演奏,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关注和探索专业之外的其他课程,包括音乐史、音乐理论、视唱练耳等。这对我来说很有挑战,但也是我目前最需要快速适应的。我想随着更全面的认知,我会对自己的专业演奏提出更高的标准和要求。

A group of people sitting at a table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2018年在上海贺绿汀音乐厅的重奏演出|葛海翔提供

你的专业课进行的怎么样?有什么新的收获或者挑战吗?

我跟随中提琴演奏家希拉·布朗(Sheila Browne)学习,她是一位非常和蔼可亲的老师,会让你卸除掉身上所有的紧张焦虑。在音乐处理方面,希拉鼓励我们自己思考并陈述自己的想法,她会认真倾听并和学生一起讨论这个处理的可行性。
我们专业的同学经常会聚在一起举办专业研讨课,演奏给彼此听然后讨论和点评,这是一种非常好的学习方式。专业研讨课是欧美学校里常见的一门集体课,同专业的同学会聚在一起听彼此演奏;演奏完毕后,每个人都需要思考并记录下自己的想法和建议;等所有人演奏结束后,大家回忆起讨论各自的想法。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促进学习的方法,不但可以让同学们之间的关系更加融洽,也可以锻炼克服自己面对很多人时拉琴的紧张情绪。

你之前参与过许多国际交流活动,例如音乐节和大师班。通过参与这些活动,你有感受到中西方音乐教育有什么异同吗?

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讨论话题,许多人说国内外的教育方式包括教育体系都大相径庭。在我看来,西方教育会更多的引导、启发年轻音乐家,而不是训练一批标准化的演奏者。因此,对于青年音乐家的教学也会以鼓励为主,让演奏者多思考和尝试这样一个大致的方向来进行。

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一个在国内长大并接受音乐教育成长的;但作为一名西方古典音乐的演奏者,我需要学习西方音乐史,了解乐器的起源和演奏的趋势等。从大学开始,我有幸参加了许多国际音乐家的大师课,我发现欧美的音乐家和我们所关注的点和方式方法大不相同:他们非常重视演奏家对作品的认知和了解,以及如何对乐曲本身进行二次创作和细节处理。音乐教育家们在严要求的基础上,也会强调独立思考的重要性——“拉琴没有对错,而是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这打破了我之前的想法,简单的认为拉琴只要达到一个“统一标准”就可以了。

我个人认为,国内的音乐教育已经处于很高的水准,从各大院校的附中水平就足以看出我国音乐教育在专业高精尖人才培养上的成功;但如果我们能够将这份高水准与全面的认知以及表达的自发性相结合起来,例如作品的二次创作,我想这将会使中国古典音乐进入新的纪元。

A group of people in a room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2019年随亚洲青年交响乐团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

|葛海翔提供

你所说的“古典音乐的新纪元”具体如何理解?你有做这方面的尝试吗?

随着义务教育中艺术的普及,古典音乐的受众面会越来越广,也会诞生出越来越多的音乐“专业听众”。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大的好消息,也说明古典音乐会逐渐取缔现在所谓的“小众音乐”,逐渐成为中国音乐市场中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作为年轻一代的音乐家,我希望更多的去尝试并打破一些局限。例如,许多优秀的中国作品是完全可以通过古典音乐的方式来更好的传递给观众的;再例如,现在的民族管弦乐团里已经出现了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对于改编和再创作,我并没有专门接受过作曲训练,但我也有在积极地参与到各种曲目的改编与移植。例如陈钢老师的著名作品《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和肖斯塔科维奇的一些华彩片段,我都有尝试自己去移植和改编到自己的乐器上。我想这是西方音乐与中国元素融合的一种很好的方式。

你就读的是管弦乐表演专业,为什么报考这个专业?你之前有相关的乐团演奏经验么?

很感谢我的母校,上海音乐学院给了我许多乐团演奏的宝贵经验。起初我并没有意识到乐团演奏的重要性,但在四年的本科学习中,大量的乐团演奏经验确实让我对合奏艺术有了新的理解,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自己报名并考取了马友友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和亚洲青年管弦乐团,而且我非常幸运的考上了首席。

在我看来,如果说乐团是一个完整的人的话,那指挥就是这个人的灵魂。打个比方,同样一首作品,同样一个乐团,不同的指挥能带给观众完全不同的感受,这也正是指挥的魅力所在。每一个指挥都有自己的风格,这也就是为什么各大交响乐团都会定期聘请不同的指挥名家,这也正是交响乐的魅力所在。正因为如此,传统的交响乐才能到今天仍然经久不衰。

 

A group of people standing in front of a crowd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2019年随亚洲青年交响乐团在熊本演出|葛海翔提供

你对今后的职业规划是怎么样的?希望通过在天津茱莉亚的研究生学习收获什么?

说实话,我对自己将来的职业还没有一个非常具体化的打算或者目标。但至少有一点我可以确认,我希望我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不断的突破,不断超越过去的自我,为自己热爱的音乐贡献一些力量,我想这就是我对现阶段自己的规划吧。

如果说本科四年的学习是老师推着我走的话,那从天津茱莉亚开始就是自己不断向前,在遇到问题和疑惑时和老师探讨。我想对我而言现在就是挑战我过去的专业理念,不断追求新的进步让自己的意识上升到另一个维度。茱莉亚作为卓越音乐追求的代表,演奏的高水准对茱莉亚文化的重要性应该不言而喻,我所不断追求和期待的进步,和茱莉亚的核心价值是一致的,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加入天津茱莉亚学院的原因。

发布时间:2020-11-17 10:33

责任编辑:admin

免责声明: 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或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工作人员联系(18731251601),我们将第一时间与您协商。谢谢支持!

相关阅读
关键词: